中国观察网_观察者网_最新热点新闻在线

中国观察网

中国观察网(www.idlewww.com)收集全球热点新闻观察,以“全球视野、服务大众”为准则,不断创新,网罗最新前沿资讯,以军情观察、经济观察和道德观察等特色内容,观察者网为广大网友提供丰富、权威的综合性信息发布。

菜单导航

疫情中的艺术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凄凉

作者: 中国观察网 发布时间: 2020-05-22 15:42:25

  疫情中的艺术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凄凉

  ◎王纪宴

  近日,多个国家宣布了恢复演出的打算。文旅部要求,剧院等演出场所恢复开放,观众人数不得超过剧场座位数的30%。这让国内演出行业看到了希望,但是在单场观众规模受限的情况下,演出方需要为重启拿出耐心和理性的决策。

  过去3个多月现场没有演出的日子里,艺术家和观众都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和挑战,艺术家职业生涯戛然暂停,观众进不了剧场,大家不得不将互动的方式转战到网上。破冰在即,彼此都需要恢复元气,以及在疫情尚未完全结束时鼓起相聚在一起的勇气。

 疫情中的艺术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凄凉

 

  北青艺评对话音乐评论家王纪宴,讨论特殊时期艺术家和艺术行业发生的那些前所未有的话题。

  对话人:王纪宴 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副研究员

  “应景”不是问题 水平不行才是问题

  北青艺评:疫情期间,没有线下演出之后,出现了很多网络传播的古典音乐“作品”,比如乐团无观众演奏,艺术家以鼓舞抗疫士气为出发点的演奏。还有一种比较轻松的方式,像外国音乐家用自己擅长的艺术本领在居家时的怡情或者游戏。另外还有各乐团、音乐厅、歌剧院将音视频资料上线。

  对种种非常态之下的古典音乐互联网生态,您怎么看?

  王纪宴:我的思维和习惯属于比较传统或者保守的,这种“非常态之下的古典音乐互联网生态”,虽然我也都能看到,却并不被吸引,而且,从内心里也不认同其意义和价值。

  对于我而言,迄今为止音乐存在的两大方式是现场演出和唱片,后者准确地说是“录制音乐”(recorded music),包括唱片、DVD,也包括存在于网络的音频和视频。

  疫情暴发至今,在视频中看到的最有影响力的无观众乐团演出,当属柏林爱乐乐团与其前任总监西蒙·拉特爵士的音乐会。尽管很多人为那场特殊的音乐会而感动和赞叹,但我从这场音乐会中感受到的只有悲哀和无奈,还有一种因为观众缺席而始终弥漫的不真实感和虚幻感。

  像郎朗、穆特这样的著名音乐家将自己在家中演奏的视频给大家看,作为一种艺术行为,有鼓舞士气的作用,也很亲切,但那并不是音乐作为一种精神食粮的“常态”,因为这样的演出是“偶尔为之”的。而作为常态存在,为热爱音乐的人们提供日常精神食粮的,在当前,是“录制音乐”,那些在一个多世纪之内由无数伟大的音乐家和乐团在音效优良的音乐厅、录音棚和教堂录制的曲目浩瀚的作品。

  北青艺评:还有一些比较特殊的“疫情”产物,一些乐团也因应形势生产了一些“应景之作”。这类作品大家往往不是很看好,总觉得会先天不足。

  王纪宴:关于疫情期间的“应景之作”,应该说,“应景”本身并不是问题。事实上,在音乐史上有一个强大的“应景传统”,很多伟大的作曲家都写“应景之作”,其中也有不少在“应景”之后仍具有不朽价值的杰作,如亨德尔的《皇家焰火音乐》和《水上音乐》。甚至贝多芬的《庄严弥撒》这样宏大的震撼之作,起初也是应景之作,是贝多芬为他的学生鲁道夫大公的就职典礼创作的。但应景之作如果本身的艺术水平不够高,那就连眼前的“应景”目的也难以实现。而就我个人的感受以及了解到的人们的普遍评价,一些“抗疫作品”缺乏艺术性,属于典型的“言之无文,行而不远”的那一类。

  如果对艺术欣赏没兴趣 门槛降再低也没用

  北青艺评:有一种乐观的看法,认为疫情客观上促进了古典音乐通过互联网推广传播,门槛降低,扩大了影响力。

  王纪宴:我持高度怀疑。事实上,在疫情暴发之初以及之后一段时间内,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是被这种来者不善的新型病毒给吓着了,听音乐的心境大受影响,在一段时间后才逐渐不那么频繁地看微信,而能从音乐中得到精神享受和慰藉。

  互联网对音乐的传播,门槛本来就很低,任何人只要想听音乐,我们的手机中拥有的资源,甚至比较生僻的早期音乐的录音版本,都足以超过资深唱片收藏家。比如我最近一直在听法国路易十四时代的作曲家夏庞蒂埃的《感恩赞》,随时打开手机,就可以有十几个版本可以选择,既有这部作品被重新发现后由路易·马丁尼指挥的史上第一个录音,也有威廉·克里斯蒂、马丁·若斯泰和马克·明科夫斯基这些古乐专家指挥的更贴近17世纪这部作品问世之初声音风格的演绎。